正文 第三百章 逃不掉的轮回

这是我的星球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少司命“奉诏”进入神殿最高处,云雾缭绕的父神宫阙,她嘴角还噙着笑意。

    熟悉的仙帝,熟悉的太康。

    那种率领众生崛起,带着你们不求人不怕人,屹立于万族之巅,踏破神国的气度。

    一如从前。

    就像那个时候,他临危继位,戴上了冠冕,穿上了她织就的法衣,站在东皇之位上睥睨一界。

    那个时候,她也跪拜在下面,甘为他最忠诚的下属,全心地为了他的崛起而骄傲。

    每当看见这样的他,都能让她喜悦,没有谁像她一样,亲眼看着一个纨绔的臭弟弟成长为这样掌控一切的帝王。

    从温柔的照顾,变成了柔情满怀。

    一刻都不想离开他身边,不想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现在的他,比那时候还更好了一些……那时候太冷峻了,到了冷酷的程度,也就只有在她面前会露出笑容,露出疲态,喊一声“姐姐”。

    但也只是姐姐。

    他不敢沉湎于情爱,也不敢放纵欲望。他害怕成为当初失国的太康,被历史嘲讽了几千年的耻辱。

    她曾试探着说,“看上了哪个,姐姐给你牵姻缘哦~”

    他看着她的眼眸,幽深,泛着谁也看不分明的涟漪。最终一个都不要,连被藏在月宫深处的战利品、那位三界公认的第一美人,他居然就那么丢在那里,仿佛那就算是了却因果,再也没有去碰。

    也不知算是渣到极点,还是天威无情。

    直到自己亲自上阵,他终于露出了愕然和无措的情绪,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竟然溜之大吉。

    其实少司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的是那个冷峻无情的夏归玄,还是会玩女人的太康。

    但她知道自己喜欢他这样带领众生奋进的心胸格局,而不像某些仙帝神尊,除了让人敬畏之外什么都不会。

    这也是他与当年太康割裂的改变,继承的轩辕夏禹意,也是她少司命的“荪独宜兮为民正”。

    现在的他,会控制女奴,会强迫妖王,那种欲望如同太康再现,然而这份胸怀依然不变,那种睥睨一如从前,就像是把夏归玄和姒太康捏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

    这算是他的第三次“登基仪式”了吧……

    再度旁观着他的登基与成长……真的很高兴。

    也很怀念。

    可惜站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是我。

    高山之巅,云雾深处,出现了夏归玄的身影。

    有别于外面的宫阙堂皇,这深处的“后宫建筑群”反而很是清雅。夏归玄站在山崖边,看着云深雾霭,抚着身边一株桃树,正在出神地想着什么。

    身后是一间竹楼,僻静清幽,正是生态园那边挪过来的,包括里面的壁画。

    少司命驻足不前,站在竹楼边上垂下眼帘。

    她怕被他看见自己眼中的喜悦——这竹楼,与她曾经的幽居之所,几乎一模一样。

    连带着山崖,亭台,桃花……

    一切如她的居所重现,这居然就是此世的神山居处,父神的家。

    其实……他从来就没有躲掉,他躲不掉。

    “父神召我何事?”她站得远远的,看着花树下的他。

    夏归玄回眸而望,眼里似是有些恍惚的错觉,幽谷之中,竹楼之下,古装女子盈盈而立,有着古典而迷蒙的美丽……

    身影相叠,却不是她。

    他恢复清明,平静地道:“众生狂热,惟汝清明。放在现在小说的说法,确实是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

    少司命:“……”

    “你总能让我想起一些人,一些事……虽然我确实看不出相同的地方。就像别人臣服之时,她眼中却是欣喜。”夏归玄顿了顿,问道:“你对修行上进、成神明道,抑或是对于遨游宇宙、执掌诸天的蓝图,没有兴趣?”

    “有。”少司命道:“但我更欢喜的是,父神有此心。大家的天道如此,那大家自能如龙。”

    “群龙无首,方可人人如龙。你的欢喜,是个悖论。”

    “总比父神奴役众生,沉湎声色的好,那样大家也没办法不是?”

    “呵……就像我想要妖王侍奉,你愤怒阻止一样?”

    少司命不语。

    “你不当是妖王的书记,你当是我的书记。”夏归玄重新看向花树,仿佛自语般低声道:“有人提醒着我,我或许还不会忘。站在权力最巅峰之处,很多人就是缺了身边有这样的一个人,于是堕落。筱如惯我,照夜敬我,她们担不了这样的角色了,你可以么?”

    少司命甚至知道他为什么说得这么跟自语似的。

    因为丢人啊。

    别人听了可能十个有九个都会当成是他看上这个女官了,要潜规则的前奏,否则哪有什么高高在上的父神找一个刚认识的女官“提醒我”?

    可少司命还真知道不是。

    因为以前他真有这样的角色,如师如姐,提醒着他不要放纵,提醒着他为了什么而修行。

    那个人还是她自己。

    “你在寻找替代品。”少司命道:“你把我当成了一个别的谁,其实甚至不是想要人提醒,只不过是想有一个人在身边,让你回忆。”

    夏归玄豁然转头,眼神有些凌厉。

    少司命没有退缩,静静地对视。

    夏归玄语气有些冷意:“姑娘,我很想提醒你,这是任命,不是商议。”

    “那么凶干什么?”少司命噘了噘嘴,负气般道:“我又没说我不乐意。”

    我不知多想在你旁边看着你,管着你。

    当我小侍女侍寝,不乐意。

    让我管你……

    你躲啊,躲到天涯海角,还不是找我来管你!

    “本书记上任的第一件提醒。”她板着脸道:“从今天起,父神不该再去骚扰妖王。”

    “哈?”夏归玄傻了眼。

    开会中的殷筱如打了个喷嚏。

    少司命偏过头不看他:“当然,父神本来就是嘴上说说的所谓提醒,听不听在你。”

    夏归玄气道:“哪有我不能和自家女人那个的,难道真你代替吗!”

    少司命怔了一下,正在想这话是不是哪里出了偏差,就看见远处商照夜踏云而来,落在崖边,单膝行礼:“父神,典礼暂时没能召开,因为三洲各地的神裔还在不断向此汇聚,我想等百万众,一起行一次盛大的祭天之仪。如今众人暂时安置周边,都盘膝静坐,很是虔诚,没有冲突。”

    夏归玄颔首:“你决定就好。”

    商照夜又道:“我已调遣我的族人为神殿近卫军,负责疏理秩序。我本人也不宜长期在外露面,失了神秘,还是在此侍奉父神为重……嫁衣姑娘……”

    她很和蔼地转头看向少司命:“姑娘的提点,本座记下了。所以如今姑娘还请守在外面,我会服侍好父神的。”

    少司命也傻了眼。

    好像……预想中的不是这个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