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温馨的催眠曲

从红月开始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恐惧的力量,还是很有用处的……”

    陆辛心里默默的想着,环视四周。

    这座城市像是被一张巨大的网罩住,整个暗了下来,所有的阴影都在角落里摇曳狰笑着、恐惧着、咆哮着、嘶吼着、挣扎着,成千上万的血肉雕像被永远的定格在了最后一刻。

    红色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在地上映出凝实的影子。

    妹妹抱着他的手臂乖巧的站在身旁。

    万千雕像面向陆辛犹如赎罪的犯人垂下高傲的头颅。

    陆辛轻呼了一口气:“只可惜,我好像最多也就能撑这么几秒……”

    虽然极度疲倦,但陆辛的心情却很不错,他慢慢抬起头来,任由血液流出。

    借着红月的光芒,欣赏着这座城市里那一座座雕像,感受着父亲游走在黑暗之中的快乐,他忽然起了些调皮的心思,向着身后看去,道:“别人好像都会给厉害的招数起个名字……”

    “我们也该有。”

    脸上慢慢出现了笑容:“所以,我决定把这三秒多一点的时间,取名叫作:地狱厨房!”

    “……”

    妹妹只是沉默的看着陆辛,没有说话。

    陆辛沉默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慢慢转头,看向了一个地方。

    “大怪物,回来了……”

    有淡淡的声音藏在了风里,轻轻飘到了陆辛的耳边,亲切,可爱,而且乖巧。。

    但在声音传来的地方,已经没有人了。

    只有一个小小的红色人形水晶类物体。

    那是一个小女孩微笑的模样,静静的站在了那里,每一根头发都特别的真实,小脸上还残留着那种开心而满含希翼的眼神,但她的皮肤已经失去了活性,微微透明,像水晶。

    妹妹默默的蹲了下来,手掌摸着自己的小脸。

    陆辛则默默的向前走去,低头看着那个水晶状的人形物体,抚摸着她的小脑袋。

    其实他早就知道,杀了这只血肉怪物,小十九也会死。

    或者说,不是死。

    小十九早就死了,只是被人以生命的方式救活,而在这一次黑台桌的实验中,她的生命,本来就已经与这只怪物融合,所以,她本身也是怪物的一部分,自然也会受到污染。

    但她又不是真的死了。

    陆辛知道,还有小十九的东西,在这具小小的水晶塑像里。

    正是靠了这些东西,黑台桌才能复活小十九。

    “这可不能怪我,我之前就说过的……”

    一种阴森的气息,回到了陆辛的身边,同时响起了一个暗沉的声音。

    陆辛脚下的影子,忽然变得深沉了。

    遍布在整个全城的阴沉力量,缓缓回到了陆辛的身边。

    可以发现,这种力量,阴沉而冰冷,安静,只有在回到了陆辛身边的影子里时,才忽然又多了几分异样的暴烈气息,并且发出了一种舒适的感叹,仿佛外面的人回到了家里一样。

    在这一刻,陆辛那种继续被抽离大脑的感觉,瞬间消失,大脑也变得轻松。

    但他的身体,也已经虚空到了极点,身体微微的一晃,站立不稳,居然向着地面跌去。

    只是他没有真的倒下。

    影子里面,伸出了一只手,扶住了他的后背。

    陆辛站稳了身体,先沉默了一会,等待状态稍微稳定,这才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向着影子,友好的笑了笑。

    “谢谢。”

    他很客气的向影子说着:“我也理解,这并不怪你。”

    但影子里面,父亲反而沉默的更厉害,与它刚才污染了整个城市,塑造出一座座恐惧雕像的感觉,完全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看透了本质,因此多少显得有些害羞……

    “走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陆辛抱起了这小十九,开始缓慢的迈开脚步,向着城中心的那栋大厦走去。

    ……

    整个城市,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安静。

    与之前血肉触手延伸向天际时的狂躁相比,这种死一样的安静,成为了一种强烈的反差。

    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变得沉默了,只有那一片片被连根拔起的建筑,狰狞的地基,还有那一具一具,保持着临死之前,最恐惧状态的血肉结晶雕像,诉说着刚才的激烈与危险。

    联合小队的能力者们,慢慢的走了出来。

    他们看着这座城市的残骸,心里一阵阵发紧。

    直到现在,他们还没能忘掉,刚才被阴影里的某个东西注视着的感觉,汗毛仍在竖着。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汇报给上面,任务已经完成了?”

    医生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圈,转头看向了夏虫。

    夏虫面无表情,所以让人看不出她现在处于什么样的心情之中。

    只能看到,她沉默好一会,才转头看向了陈菁,道:“那个……人,去了哪里?”

    陈菁轻声道:“我们可以汇报任务已经完成,但先不要去打扰他。”

    迎着周围人投过来的诧异目光,她无奈的笑了笑,道:“人家正在探亲呀……”

    “就算是工作,也不该这么不考虑人情,不是吗?”

    ……

    “怎么会这样?”

    “这根本就不合理……”

    “事情根本就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大厦之中,陈勋的身体,正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因为身体的颤抖扯动了手掌,使得他的两只手摩擦玻璃,变得鲜血淋漓,皮肉撕裂。

    他感觉到了无穷的恐惧,更重要的,则是无数个不解的难题涌在了他的脑海。

    这让他忽然感觉口干舌燥。

    特别的想猛灌一口烈酒,压下躁动的情绪。

    酒就在手边,伸手就能够到。

    但是他的双手被钉在了桌子上,一动也动不得。

    痛苦与欲望在他身体里交织着,滋生出了一种疯狂,他狠狠咬住了牙关。

    狠命的一提手掌,血肉撕裂,手掌终得了自由。

    一种身为研究者的自律,让他重视自己的双手,胜过了一切。

    所以,哪怕明知生命到了尽头,他也总是下意识的保护自己的双手。

    不想因为这样的挣扎,而让自己的双手,损坏的更厉害。

    但到了这时候,他忍不住了,身为一个普通人想要喝酒的欲望,胜过了一切。

    ……

    滴着血的手掌,颤抖着,慢慢靠近了酒杯。

    他的喉结,在剧烈的滚动,某一刻,这金黄的酒液,似乎可以胜过一切的诱惑。

    酒是失败之后,最体贴的安慰。

    然后就在他颤抖的手,快要触摸到酒杯之时,另一只手拿走了杯子。

    “不是说了喝酒对身体不好吗?”

    陆辛回到了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坐下,轻轻说着,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甜辣冰凉的酒液流过喉管,有种辛辣的舒适。

    陈勋猛得抬头,目光凶狠,而恐惧。

    陆辛那张在烛光里显得有些关切的脸,如同世界上最可憎的怪物。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

    陈勋忽然大声的喊了起来,语气激烈,像是在争吵。

    “还没有明白吗?”

    与他的激动和愤怒相比,陆辛只有平静。

    他只是很关切,还略有些失望,像是看着一个蠢笨的学生,或恨铁不成钢的亲人。

    “你……你究竟是什么?”

    陈勋死死的看着陆辛,金边眼镜的镜片上,有淋漓的汗液。

    陆辛微微皱眉:“这个问题,不是我来问你们的吗?”

    陈勋的粗息声越来越重,他忽然破口大骂:“怪物,你是怪物……”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所以搞坏了我的实验……”

    “我的实验已经成功了,但因为你是怪物,所以……所以才会……”

    “……”

    “承认自己做错了有那么难吗?”

    陆辛微微皱眉,将另一个杯子也拿了过来,慢慢的喝着。

    因为他发现,虽然这种酒喝起来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好喝,但其实应该挺贵的。

    不喝浪费了,毕竟这是亲人招待自己的。

    一边喝着,他一边平静的看着陈勋,耐心的向他解释:“你看,我甚至都没有试图告诉你这件事情是在道德上错了。因为我能看出来,你比较犟,也很凉薄,这种道理你不明白……”

    “我只是在用这种方法告诉你,你的实验错了,你的野心与努力,也只是个笑话。”

    “你想要制造神,但你制造出来的……”

    他看了一眼外面,笑道:“就是这种脆弱而可笑的东西。”

    “你想控制神,但是……”

    他的脸上露出了善解人意的笑容,声音变得轻柔:“真能被你控制的……”

    “……还有资格称作‘神’吗?”

    “……”

    陈勋忽然哑然,无力的张大了嘴巴,拼命的喘着气。

    看得出来,他完全不想承认陆辛的话,也像是有无数个理论涌到了嘴边。

    或许这所有的理论里,随便挑出来一个,都可以把陆辛辩得哑口无言。

    但是,看着陆辛的表情,尤其是他的眼睛,陈勋却感觉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有一种荒诞的,被狠狠嘲弄着的情绪,激烈起伏。

    “你这个怪物……”

    他忽然大喊,瞪着通红的双眼,身体剧烈颤抖着,活生生像个疯子。

    “你才是真正的怪物……”

    “我确实是……”

    陆辛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点头:“而且是你们造出来的。”

    “你不要以为你真的可以掌握一切……”

    陈勋脸上有了普通人的癫狂与愤怒,他像是一个街边的流民骂街的样子,口中发出无穷的诅咒:“我已经明白了,你知道为什么你可以击败我的造物吗?这不是因为我错了,而是因为你,因为老师在你身上做出了更高明的设计,我以为你是残缺体,但其实你不是……”

    “你只是还没有完成……”

    “老师的实验还在继续,你……你一直都在老师的实验之中!”

    “你……从来都没有逃出来过!”

    “……”

    “是吗?那可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听着陈勋愤怒得吼叫,甚至他话里露出来的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陆辛却显得非常平静,他只是诚恳的点了下头,并轻声作出保证:“我一定会很好的配合他,并劝说他的。”

    “你……”

    陈勋彻底被击垮,冷汗像是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陆辛则笑着,慢慢起身,道:“本来抓住了坏人之后,应该送给警卫厅处理。”

    “但是我太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所以……”

    他看了一眼妹妹:“你抓紧时间吧!”

    ……

    说着话,他轻轻走到了旁边,倚着墙壁坐了下来,怀里抱着小十九的雕像。

    精神的疲惫与困倦袭来,陆辛在凄厉恐惧的惨叫声之中闭上了眼睛。

    这种美妙的入眠曲,真让人感觉温馨安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