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明远弟弟

一方守界人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喝酒,喜欢把自己喝到烂醉,这样脑袋就能停下来去思考那些痛苦的事情。

    只是每次酒后醒来头疼的越来越厉害,张峰每次神情都无比难过,默默的端来一杯热水,然后丢给我一叠文件,记得吃过饭之后把糊口的工作做好。

    毕业之后,张峰在重庆最大的婚庆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刚巧赶上婚庆布置的热潮,业务做的风生水起,几年下来倒也存下来一点钱,索性自己成立了一家婚庆设计公司,专门承接这些大型婚庆公司的婚庆设计业务。

    而我没有找任何的工作,一来是因为部门偶尔的任务,需要随时离开,可以任我随时离开的工作少之又少。

    二来是因为丁叔要我留在重庆商会协助他的工作,原本丁叔的意思是要初九也留在商会。

    初九因为古苗寨受了重伤,十年之内不能动用道法,毅然选择离开重庆去深圳工作,这是他毕业成绩全校第一,而被学校推荐的工作单位。

    这几年来部门的任务,初九没有参加过一次,他说自己没了道术和废人没多大区别,恐怕会在任务中拖了后腿,于是拒绝参加任何的任务。

    徐老嘴上说着一直没发现从来都是笑嘻嘻的孩子,内心竟然这么要强,不过每次派发的任务资料中依旧有初九的名字,初九的津贴一分也没有少。

    商会倒也不算事多,应该说是我的事情比较少,丁叔他们几个每天依然很是忙碌,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份工作,我感觉有些施舍的意义。

    只有他们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候,需要我帮忙推算预测结果,以及偶尔找初九给他们弄点养生的药方,或者实在太过无聊,跟着古永年的车队四处转转,这就是所谓的会长助理。

    两年前张峰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两室厅的公寓居住,公司投资缺一部分钱,我拿出这几年的津贴,顺理成章的成了张峰公司的小股东,同时搬到了他的公寓。

    我的工作就是帮忙做一些设计,毕竟这是我们大学专业知识,倒也完全可以胜任。

    或许对于张峰来说最大的难题就是我喝酒必醉的问题,从他刚开始陪着我喝,到后来见我喝酒就会躲起来。

    “水,峰哥,搞点水来。”

    强烈的头痛再次袭来,我迷迷糊糊的叫喊着张峰帮我倒水,随手摸向床头的止痛药。

    “嗯?”

    床头柜的位置变了还是我又掉到了床下?一阵摸索之下,我终于睁开眼睛,脑袋瞬间清醒过来,这不是我的房间。

    我躺在一个装饰简洁又不失优雅高的卧室,直到看到墙上奶牛的照片,我才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

    “怎么没把你喝死?还知道要水喝。”

    相比几年前增添了不少成熟气息的奶牛,穿着丝质蕾丝睡裙端着水杯一脸不悦,摇曳着走进卧室。

    “大明星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在外地赶通告么?”

    我用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坐起身来接过水杯,望了眼奶牛身上感觉能随时撑炸的睡裙,“一大早穿成这样,小心我兽性大发。”

    奶牛满眼不屑,轻笑着坐到我身边,故意把身子靠近我:“给你这个机会。”

    “别闹!”

    我讨厌现在这个血气方刚的岁数,如果不是身上压着被子,身体支起的帐篷都够露营使用了。

    “还以为老娘在你眼里没有一点魅力呢,好歹追老娘的人能从这里排到嘉陵江。”

    奶牛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脑袋再次往我脸面贴近了一些,我清晰的看到奶牛长睫毛微微的抖动。

    “靠,满嘴酒味。”

    奶牛眉头紧皱满脸嫌弃的拽着我的胳膊,要我赶紧洗漱,谁知一下没能拽起我,反倒自己栽进了我怀里,好巧不巧的压到我的腿上。

    “啊~”

    “啊!”

    卧室中传出两声尖叫,前者脸色红润眼中显明的害羞,后者是因为瞬间巨痛到额头冒出冷汗。

    我喘着粗气,不断的吸着冷气,张峰告诉的我的小知识一点没错,蛋疼的滋味不亚于同时断了几十根肋骨。

    “靠,灭绝师太啊?得不到的就把他毁掉是吧?”

    好在这阵痛感来的快走的也快,我狠狠的瞪了奶牛一眼,“一大清早就玩火,信不信我强奸你。”

    奶牛面色娇羞的白了我一眼,就在我准备起身下床的时候,奶牛忽然再次扑到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我,“其实,我愿意的。”

    我心中再次开始绞痛,叹了口气抬手环起奶牛,轻轻的拍着她的美背。

    “小雨跟我告别的时候,要我好好的照顾你。”

    奶牛身体微微的抽搐,滚烫的泪水从我脖子滑落到肩膀,我清晰的感觉到她心中的委屈。

    “今天周六要去学校接明远弟弟回来。”

    过了许久,奶牛松开抱着我的胳膊,擦了把眼角的泪水,刚化好的妆就弄花了,随即要我把胡子刮干净,这个样子怎么好去学校的。

    看着奶牛完美无瑕的背影,我在心里大骂自己一声傻叉,脑袋里装的估计都是浆糊吧,如果把这事情说出去,估计出不了这条街道,就能被人活活打死。

    想起前天电话中母亲焦虑的语气,村长家的大胖娃都生出来了,自己家这念过大学的傻小子快三十岁了,女朋友都没带回家过。

    脑中再次浮现出一个画面,画面中扎着高马尾的女生,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你好,小弟弟,我叫小雨。”

    我猛的甩着脑袋,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强制自己不去想过往的事情,如果不是奶牛提醒,还真忘了今天是周六要去学校接明远弟弟。

    明远是五年前青龙寺的住持持明法师带回来的徒弟,持明法师游走河南一带几年,终于遇到了自己的传人,用他的话说,明远是天生的和尚,生来就带着无穷的念力。

    那一年,持明法师将明远交到了我和初九的手上,说是即将启程去寻找我的爷爷和叔公,第二天便不见了持明法师的身影,留下只有四岁的明远整天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傻乎乎的喊着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