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族学终测

药尘传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转眼已至族学终测之日,学院门口早已围满了人,如同喧嚣的集市般,或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年轻人,或是来看热闹的无关群众。

    甚至还有不少拖家带口,男女老少齐上阵,给自己孩子加油打气的亲属后援团,但这并不包括药尘,一大早,药尘父亲药胜就已忙着炼丹工作,药青也正在收拾房屋,就如平日里一般,药尘挎着包袱独自一人来到了族学。

    望着其他男女老少来来往往的喧嚣场面,药尘倒也全当看了个热闹,在族学门口出示了自己的学员号牌,便大步踏入了学院。

    终测,即将开始。

    穿过几栋错落相依的阁楼,巨大的训练场中已有数百名年轻男女在此等候,少部分人脸上一脸从容,似乎对未来的去向已经胸有成竹,但大部分的年轻人的面庞上都写满了紧张与焦虑,细看之下,有的人甚至双腿已经打起了转儿。

    这也难怪,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场测试就决定了他们未来的道路,是更好的修炼资源,是未来的强者人生,还是从此就合入大流,庸庸碌碌,甚至更糟。

    想到这,药尘伸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小皮扣包,包里的那张象征财富的银卡便是他不会合入人流,继续底层生活的信心之源。

    之前从药材山脉溜出后,药尘就按照自己事先打听的路子偷摸摸在地下市场将这些挖来的药材卖出换去了金币,并存在了银卡中。

    忽然,等候测试的人群前方传来了一阵骚动声,药尘头微微侧开,避开挡住视线的人头朝前望去,只见几个老者在学院导师的陪同的下信步而来。

    这几个老者看起来都年纪颇大,但走路却都毫不迟钝,尤其是中间一位高瘦老人,步履轻盈如同少年。

    药尘双眼微眯,这高瘦老人的胸前别着一枚纹有六个星辰的徽章,证明这位老人起码达到了六品炼药师的实力!

    斗气大陆以斗气为主流,无数人日夜苦修,只求自己所修炼的斗气能够精进一分,而炼药师这个神秘的职业则可以炼制出种种奇异的丹药,令修炼之人服下,即可免除数年,数十年,乃至无数日夜的苦修迅速提升自己的境界实力,就这一点,便令炼药师成为了多少势力,多少强者争相拉拢的对象。

    而且炼药师炼制的不同丹药还有各种神奇的效果,例如救重伤之人一命,在原始森林中驱使魔兽等等,这些都让炼药师成为了斗气大陆上的一种极为尊贵的职业。

    炼药师的等级共分为九品,一品最末,九品为巅峰,虽然药族以药为名,几乎家家炼药,人人都是炼药师,但能达到六品等级的炼药师却依旧很少。六品炼药师,已可称之为炼药大师!

    “看来族里对这次终测还是蛮重视的,要不也不会派一位六品炼药师来”药尘心中嘀咕了几句。

    那位高瘦老人仿佛听见了药尘的腹诽,站在高台,借助灵魂力量高声说道:“以六品炼药师,长老药源之名宣布,学院终测,现在正式开始!”

    一阵骚动过后,排队测试的人群在药源长老的一声令下后开始向前移动,排队进行测试。

    年终测试主要是通过专门的测试碑来检验年轻学员的斗气雄浑程度,灵魂强度等多个因素的综合指数,一般情况下,只要在18岁前达到5星斗师,都可以通过考核,这时只要再进里屋交清相应的费用即可获得入学甲班的资格。

    不过,这种无需人员亲自操控把关,便可直接分析出每个人的力量,潜力的测试碑制作起来也相当难,代价自然是不菲。

    “这种特制的测试碑,还是成批量的拿来用,要是外界的那些小势力首领,怕是八辈子都舍不得花。”

    药尘曾经跟随父亲去药界外面办过几次任务,了解外界势力与药族差距的他,心中也不禁有些感慨。

    方圆数百丈的训练场上,十余个特质材料构成的银白色测试碑矗立于场地一边,年轻男女学员组成的人流以测试碑为终点缓缓地流过,一个个或自信满满,或是小小心翼翼的将手掌按在碑刻上,而碑刻上显现的评估数字则决定了他们未来的走向。

    “药谣,487,乙班。”旁边监督人员如同傀儡般发出了冰冷的评判,不带一丝感情,叫药谣的女学员似乎也是早有心理准备,并未有什么太过难过的反应,按照监督人员的指引走向了乙班的缴费点。

    “下一个,莫斯奥。”

    “莫家么”药尘前方一个高瘦的年轻男子大步走向测试碑,毫不在乎的将手掌压在了碑刻上。

    “莫斯奥,645,甲班”,一向冷冰冰的监督员此时也露出了赞许的目光,连声音里都有了一丝温度。

    测试碑的指数以500作为界限,500以上便达到了甲班的入学要求,而莫斯奥直接超出了合格线100多分,莫斯奥看着自己测试出的高分,昂扬着头走向了甲班的缴费点。

    “下一个,”监督员的语气又恢复成了冷漠的傀儡感。

    “呵,一个莫家的小少爷,再不济,用药硬灌也能灌到600多!”药尘一丝不屑。

    药族之人普遍姓药,但万年岁月积累,远古种族通婚,外界斗圣强者对药族族人的追求,还有一些叛逆的药族天才自己改名改姓,等种种原因,也产生了一些其他姓氏。

    而莫家,便算是一个药族的异姓分家,不过虽是分家,但以莫家的势力依旧远远超过了药尘他们这些冠以药姓,却无药族强大血脉的底层裔民。

    “药尘,今天准备去哪个班?乙班还是丙班,还是丁班?”一个瘦削面孔,中等稍矮个儿的年轻男子从甲班缴费点出来,迎面走向药尘,轻蔑地喊着药尘的名字。

    “还没测到我呢,我没有药札兄这么进取,随缘吧。”药尘一边随着人流向前走去,一边漫不经心的答道。

    叫药札的矮个儿头昂起来望着药尘,脸上倒是有几分藏不住的得意,瞟了瞟了药尘几眼,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训练场。

    “又是一个小少爷”药札所在的家族和莫斯奥一般,在药尘所在的裔民小镇也算的上是一号势力。

    药札知道药尘实力并不弱,也知道药尘虽有斗气潜力,却无经济实力,小少爷缴完了甲班的费用后看见药尘还在排队便来嘲讽药尘几句。

    “潜力只能用来潜游于水,只有实力才能实打实地跃出水面,翔于天际。”

    药尘注视着前方的人群。“下一个,药尘。”

    药尘缓缓走向测试碑,伸出手掌缓缓放在碑上,碑刻感受着药尘手心的温度和体内散发出的斗气,和灵魂之光。

    数字自0开始向上跳动,300,400,500,最终停在了590。

    “药尘,590,甲班。”

    药尘深吸一口气,走向甲班缴费点,将来之不易的银卡交向甲班的导师。

    “药尘你行啊”药札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大哥派头般的拍拍药尘肩膀,惊讶中混杂着轻视,一脸不相信药尘,这个他眼中的底层人氏竟然还能拿得出钱的样子。

    药尘未理会药札所谓的惊奇,径直走开。

    “这些家族小少爷,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以为他们永远是少爷,而我们永远都是尘土。”

    药尘轻吐一口气,云淡风轻地离开了训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