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交易坊市

药尘传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爹,今天族学的测试已经结束,我分到了甲班。”

    药尘结束了族学的测试,又在学院办理各种手续耽搁了些许时辰,再休息一会儿,到家已是傍晚了。

    药尘边吃晚饭,边向父母讲述了今日测试的情况。

    “哈哈哈哈哈”药胜望着顺利进入族学最高层次的修炼班级的儿子,本就豪迈的他更是忍不住开心的笑出声来,“我的儿子就是不一样,尘儿,加油,给咱家争口气!”

    药胜重重拍了拍药尘的肩膀,眼中满是喜悦和期许。他身为普通人,努力打拼了数十年,明白自己的儿子闯入甲班,在没有那么多家族,背景的外力支持下有多么不易。

    “你也别太高兴过头了,”药青白了药胜一眼,望着药尘,温柔的眼神中又投出几分担心。

    “尘儿,你能进入甲班,到族学最好的地方修炼,我和你爹都很开心,也很为你感到骄傲,但听说甲班需要的学费尤其昂贵,我们这种普通人家可能不一定承担的了。"

    药青摸了摸药尘的脑袋,慈爱的说道,“要不我和你爹明天一块去找你们导师求个情,你先去修炼,学费的事情我们家想想办法分几次交给族学。”

    “娘,没事的,”药尘微微一笑,“学费我已经交给导师了,我之前还攒了些钱,正好之前跟着父亲还有我自己也单独揽了些任务,报酬佣金七拼八凑也差不多交全了。”

    “之前我不是老是很晚回家嘛,就是想多做些任务攒些钱的”

    药尘生怕父母发现自己偷采药材的事,连忙解释,终于在一顿编造下,药胜药青俩才相信了他的话。

    “呼!”一天下来,先是在族学学院忙了半天,回家还要让父母相信自己靠结余和佣金独立交完不菲的学费,药尘也是感到有些精疲力尽,躺在床上长长的舒了口气,转眼便进入了梦乡。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床头,如同嘹亮的号角唤醒了熟睡的年轻人,药尘眼眸缓缓睁开,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离族学训练正式开始还有几日时间,但药尘可不想将几天空闲时光白白浪费,新的平台,新的起点,还有不少背景更优渥,天赋更强悍的家伙在那边等着他,这些都督促着他不能放松。

    药尘起来简单洗漱一番,便开始日常的修炼。

    “喝”,药尘盘坐于床上,一声低喝,双手猛然结成奇异的手印,并伴随着呼吸一吸一吐的节奏,不断变换,在手印的引导下,斗气在药尘的体内不断运转,反反复复淬炼着药尘的经脉。

    细看之下,可发现少年的胸膛也在微微颤抖,脸颊上也滴下了几滴汗珠,甚至脸上有一丝痛楚的神色一闪而过。

    时间随着日光的倾斜缓缓的流过,少年漆黑的眸子终于缓缓睁开,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股浊气被催出了体内。

    药尘甩了甩臂膀,从床上站了起来,“不愧是斗尊强者创立的功法,不仅修炼斗气,还可以吐浊纳新,强化肉体。”

    药尘苦笑了一声,“就是修炼时,引导斗气锻炼经脉也太疼了些。”

    斗气大陆,修炼之人可谓人海茫茫,修习斗气的功法更是多种多样,强大的功法修炼斗气的效率可以是普通功法的十倍,二十倍,甚至百倍,有时,功法的不同便影响了一个武者在未来是强者还是弱者。

    当然,高级功法的修炼也需要足够的天赋,不然资质平庸的人修炼到最后走火入魔也是凄惨,因此,在修炼路上,选择一门合适自己的功法相当重要。

    药尘现在修习的便是在族学内获取的一门名为灵脉决的功法,斗气大陆将功法的等级从强到弱,大致分为天地玄黄四阶,每一阶又逐一分为初级,中级,高级。

    根据族学档案记载,灵脉决是由药族的一位斗尊前辈所创的玄阶功法,虽说修炼时颇为痛楚,但其修炼的速度也比普通功法要快不少,其吐浊纳新,强化肉体的特殊作用也是其他功法所没有的。

    “疼归疼,但也值了。”药尘随意向空中打出一拳,“飕飕”的破空声展现了拳力的劲道。

    “斗尊强者创造的么”

    斗气修炼,漫漫长路,在斗之气炼化完毕,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后,其实力的突破共分为十个等级。依次是斗者,斗师,大斗师,斗灵,斗王,斗皇,斗宗,斗尊,斗圣,以及最后的只流传在传说中的境界——斗帝!

    “斗尊,太远太远了”药尘自嘲般的摇了摇头,“还是先过好现在吧”。

    唯有立足于当下,不断努力,才有可能去应对接下来的一次次挑战。

    结束了每日的功课,药尘休息片刻,便出发去了镇上的交易坊市,接下来的时光除了在族学修炼斗气外,身为药族之人,炼药术的研习也是不可放松的。

    趁着还有点时间,药尘便来坊市看看,补充一下炼药缺需的药材,顺便再采购下护甲等战斗时常用的辅助装备。

    小镇坊市规模并不算很大,相邻的几条街道串在一起便构成了这里的交易中心。但交易商店密密麻麻,小商贩的推车三三两两,人流来来往往间,也是一番热火朝天的场面。

    “三十年份的幽叶草,四株三叶的古花萝,还有两份接骨木粉,接骨木的年分无所谓,但我要银种接骨木的。”药尘购买了一些护具和修炼的常用消耗品,又走到一处药材商店内。

    “得嘞,少爷,您先小坐会儿,我马上就把药材拿给您。"店铺的伙计一听药尘的招呼,便知药尘是个熟手,也不敢怠慢,立刻按照他的吩咐准备一份份药材。

    商店柜台前放了一排木椅,方便客人等候药材时休息小坐一下。药尘随意坐在了一把椅子上,掏出了怀里的银卡。

    刚刚一番采购,已经花了不少钱,想着卡内急剧缩水的财产。药尘心里也有一丝肉痛,果然,这年头,不管去哪没有钱都是万万不能的。

    “少爷,您要的药材备齐了。"店铺伙计麻利的招呼道。

    药尘起身将需要的药材一一检查了一下,确认质量和数量都没问题后,便爽快的付了钱。

    “幽叶草古花萝接骨木粉”药尘一边念叨着,一边将药材放入特制的存储包内,动作小心翼翼的如同对待精致的玉器般,生怕一个闪失让药材受损,药尘可就欲哭无泪了。

    收拾好东西,药尘径直离开商店,就在跨出商店时,瞄到看到店门旁柜台的最底层还摆着一枚纳戒出售。

    这枚纳戒形如圆形戒指,通体黑乎乎的,如污墨漆就的界面上有着几道划痕,深深的印记凹在戒面上显得颇为丑陋,一看就是个已经有些损坏的二手货,卖不出去扔到了最底层。

    药尘本欲直接离开,看着这枚破旧的纳戒,心念一动。“老板,我刚买的药材可给你们贡献了不少金币,不如把这枚破纳戒当个赠品送我如何。"

    药尘漫不经心的讲道,"手头正好缺个存物的玩意,凑合用用。"

    “加20铜币"

    "成交"

    带着意外的赠品,药尘暂时结束了采购,悠闲的逛出了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