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丘丘人与花散里

丘丘人在提瓦特走走停停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我从神里屋敷出来感觉神清气爽,这可真是新奇的体验,没想到竟然能看到神里凌人无比头疼的样子,这在游戏里可是看不到的,游戏里的他永远风度翩翩优雅淡然。

    神里凌人还是猜到了我和奥罗巴斯之间的联系,既然他猜到了,索性就告诉他,这并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我说的都是真的,奥罗巴斯的力量就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我,虽然我本人是完全不在意海祇岛的生死,但是如果幕府真的将海祇岛毁灭,我可能会摆脱奥罗巴斯的束缚,也有可能会陷入疯狂,关于这一点上我不想去赌,所以还是希望神里凌人多多努力吧。

    现在眼狩令和锁国令都不是我所能影响的事情,强行介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既然如此那我就完全不管了,好好在稻妻转转吧。

    今天我在鸣神岛闲逛,我特意避开了东北方向,估计现在那里还在被天领奉行封锁,我怕我去那里又大杀特杀。

    不知不觉我转悠到一个小村庄,这个村子里都是老人和小孩,很少看到年轻人,反正闲来无事,我进去看了看,向村民询问没想到这里就是绀田村。

    我在日常的时候会把面具变成白狐之面,战斗的时候会把面具变成般若之面,小孩子们明显被我脸上的狐狸面具吸引好奇的凑了过来,正好我闲着没事就陪着他们玩闹。

    原本绀田村的老人看到一个带刀的流浪武士来到村子显得很紧张,但是在发现我没有那么危险后也就变得友善起来,在我帮几个老旧的屋子修整房顶后,他们邀请我留下过夜,并做了一顿丰盛晚饭作为犒劳。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这下不用担心那些老屋子漏雨了,现在村子的年轻人要么去城里寻出路,要么成天鬼混好吃懒做连修个屋顶都不会,幸亏你来了。”

    在一间屋子里,村长绀田传助坐在餐桌上对我表示感谢,在桌子的一旁他的养女双儿和孙子绀田猛开心的吃着晚餐。

    现在我在村长家吃晚饭,这个小村子并不富裕,做出的美食虽然并不奢华但足够美味,对我而言已是不错的招待。

    “呵呵,无需在意,这算是能给我找到一个休息之所的报答。”

    我和村长聊了很多,从绀田村的起源聊到如今这越来越乱的世道,老村长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有几十年的人生经验作为积淀,这让晚饭上的聊天颇有意思,让我了解了稻妻很多的民风习俗。

    晚饭之后我在绀田村随意溜达,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只剩夕阳的余晖还给天空带来一丝光明,村中的小孩吃完晚饭也不再出来,最多就是还有几个老年人坐在村口闲聊,村里的人一向睡得早,现在的村子已经进入夜晚的氛围。

    在村庄的角落里我看到一座神狐的雕像,我忽然想起来,在游戏里这里是……

    “你好年轻的武士,请问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回头望去,原本空无一人的空地上忽然出现一个巫女,我想我知道她的名字她就是花散里。

    只是和我记忆中的花散里有些不同,此时的她并未带着面具,她的面貌是一个年轻貌美的黑发少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传统神社的巫女。

    我朝花散里走了过去,她朝我微微一笑很礼貌的向我说道。

    “我名叫花散里,是附近的巫女,我想请你帮一个忙,取出在神狐雕像里的‘镇物’,要取出‘镇物’必须先用雷元素激活雕像,可以能帮帮我吗?”

    我默默的看着花散里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走到神狐雕像面前,伸手触摸雕像雷元素从体内发出,但是雕像并没有被激活,雷元素只是游离在雕像外围没有被吸收。

    花散里失望的摇了摇头,轻声叹了口气说道。

    “看来你并不能取出‘镇物’,那也还是很感谢你的帮助。”

    语罢花散里转过身似乎就要离去,我默默的看着她开口说道。

    “一旦神樱大祓完成你也会被净化掉,即使这样你也在寻找能完成这个仪式的人吗?”

    花散里浑身震了一下,她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我,美眸中带着一丝警惕,她似乎没想到我会看穿她的身份。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不重要不是吗,狐斋宫的记忆所凝成的污秽,你知道仪式完成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花散里沉默下来,片刻之后她才开口说道。

    “我当然知道,但是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保护住自己的家乡,或许我不是狐斋宫,我不过是一个污秽所凝成的怪物,但是我仍然想要守护这片土地,仍然想要守护这片被狐斋宫所深爱着的世界。”

    “……即使你会因此而消散?”

    “……是的,我无惧自己的消亡,只是希望这片土地能长存。”

    我看着眼神温柔却又执着的花散里,在我的视角下她浑身散发着黑气与污秽,但此刻的她又是那么的纯洁无暇,我轻轻叹了口气。

    “你的愿望会达成的,总有一天,一位命中注定之人会从雕像里拿出‘镇物’,那个人一头金发,身边带着一个会飞的人儿,他会帮你完成神樱大祓完成你的夙愿。”

    花散里惊讶的看着我。

    “你能看到未来吗?”

    “不会。”

    “那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因为我曾经是他。”

    ……

    天空已经完全陷入黑暗,星星在夜空闪耀,这个世界并没有被工业化的废气污染,星空是显得那么飘渺美丽。在见到花散里之后我忽然想去神樱树下看看,既然如此明天就出发吧。

    我忽然听到大道上马车的声音,这让我有些好奇,这是什么人大晚上还运送货物,于是我没有惊动他们在黑暗的掩盖下走到旁边偷听他们谈话。

    “这次的税收我可是下了大力气,为了能升官我可是多收了四倍的税务,还准备了送给柊家的礼物。”

    “哈哈,大人就是厉害,把那些贱民吊起来抽打后他们果然老实多了,把私藏的钱都交了出来。”

    “嘿嘿,还有那个被打死的男人,他竟然想反抗勘定奉行,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的脑袋被割下来放在村口,他的老婆孩子还得哭着交十倍的税,现在想到他妻子那红肿的双眼我还想笑呢,实在是太滑稽了,哈哈哈哈。”

    一群武士装扮的官兵发出不屑的笑声,他们背后的马车上,装载着他们搜刮来的民膏,马车的最上方还有一个醒目而精致的长木盒,里面似乎放着什么贵重的东西。

    “原来你们说的事情这么好笑啊,那让我也乐呵乐呵。”

    我从黑暗中走出,脸上面具已从白狐化作般若,我的嘴角带着笑意,眼中带着黑色的火焰。

    “谁?”

    听到我的声音,这些武士拿出武器,在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刚才说话的那个武士讥笑道。

    “贱民,滚到一边去,趁我还没把你脑袋割下来放在村头,勘定奉行的镖车你也敢拦?”

    “勘定奉行?原来是勘定奉行养的恶狗啊,真是没教养,看谁都呲牙。”

    听到我的话,那群武士面色狰狞起来,刚才向喝话的武士拔出刀一脸森冷的说道。

    “我要把你的舌头割下来,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我见过很多你这种人,他们最后的下场都是头被放在市井街头被乌鸦啄。”

    雷声在黑暗中响过,明明没有下雨天空却打起了雷,而且这次雷声滚滚仿佛蕴含着压抑着的愤怒。

    我出现在那个武士后面,手中拿着本在他旁边武士的头颅。

    “请问我要把头挂在哪里,用不用送回勘定奉行?你说我把这个头挂在市井上有人会为他哭泣吗?”

    有的士兵被我吓到瘫坐在地上,有的武士拔出刀向我攻击,这群不听人话的家伙,我将雷元素扩散把他们全部麻痹,这些人抽搐的躺在地上一脸惊骇的看着我,先前还耀武扬威站在我面前的武士,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向我质问。

    “你竟敢杀勘定奉行的人,你疯了吗?”

    我用一脸玩味的表情看着他。

    “你们这群没礼貌的家伙还没回答我说的话呢,算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那个被你割了脑袋的男人临死前是什么表情。”

    “你……你这是在和整个幕府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都是之后的事,现在你要面对的是死亡,连我都为你感到可惜,你收了这么多税杀了那么多人,最终却要死在这里,你有着光辉的未来,可以升官发财功名显赫,现在都没了,你就要死在这里,连我都为你感到可惜。”

    那个武士面容扭曲,他脸上有着恐惧也带着狰狞。

    “该死的,你这个恶魔,将军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你还有脸提雷神?你们不配活着,不配生活在花散里倾尽一切都要保护的土地上。”

    雷声再次响起,一切都陷入寂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