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张 监视

仰视天穹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校长,他已经睡着了。”在一个摆满了电子屏幕的房间,一个成熟的女性向着方舟的校长报告到,他口中的校长自然也不是别人,正是被龙朋杰称为阿满的人,全名秦满,年纪轻轻就走到方舟高层的新生代高质量boy。

    秦满微微点头,这一切的发生都显然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便是他的计划,通过进入清识的潜意识来探寻绯云市灾难的秘密。

    当时在绯云市的灾难讯息传出后,诺亚组织出动了数个超能力者团体前往处理,可惜他们应对的对手实力远超他们的预期,迟迟不能进入灾害的核心区域,只能在外围不断地尝试着突破。

    在这种情形下,诺亚组织在无法快速组织更加精锐的部队时,他们只有一直保持着监视,而核心区的异能信号由原本的巨大单核变成了两个,另个一个能力甚至更为强大,并且有着那种让人类胆寒的力量,来自于飞升者。

    由地球意志创造出的异生兽带有地球生物的特征,然而人类也是自然的生灵同样也是地球的生物,也可以成为异生兽,而作为万物之灵长,地球意志对人类的更加改造困难,但经地球意识改造后的人类却强大无比,人们将获得地球意志青睐而获得无上权能的人称为飞升者。

    人类早就面临过飞升者,那一位飞升者凭借一己之力,差点把南极大陆给扬了。在此后人类对于飞升者便产生了源自灵魂的恐惧,虽然凭借着技术让他们可以提早发现飞升者,将其扼杀在摇篮里,但这个行为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其中就包含着秦满,这种随意决定他人命运的事情曾在他心中留下了不灭的伤痕。

    绯云市的这个信号立马吸引了诺亚上层的注意力,决定派出诺亚组织的精锐部队前往绞杀。

    而突然在不久后发生更加怪异的事情,那两个信号竟然离奇的消失了。

    一个是最开始的异生兽信号,一个是疑似飞升者的信号,不同的是异生兽的信号消失得非常快速,可以说是刹那间就消失了,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便是“被彻底歼灭了。”

    那个引发绯云市灾难的异生兽被消灭,这本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事情,而疑似飞升者的信号却让他们乐观不起来,在他们的观测中,这一个疑似飞升者信号却在不断地消散,最后消散到监测无法显示的地步。

    而其中一只为战斗而生的精锐部队仍然毅然前往了中心区,在那里他们看见了一堆人围着一个头发花白却穿着战斗服的老人哭泣,据他们所言正是这位老人从那个强大的国级异生兽中保护了他们,同时补充到还有一个少年也参与其中,而老人死在了战斗之中,而少年此时正处于昏迷,希望他们能够帮助他。

    而那名少年便是此时趴在桌子上睡大觉的清识。

    根据这群被困者所说,那位老人组建了避难基地,收留了他们这群受到异生兽兽潮影响而无家可归的人,白天老人出去猎杀周边的异生兽,晚上守夜保障被困者的安全。

    本来等待着救援的他们通过捡来的机械和一个破收音机组装好了一个能够使用的收音机,幸福的听见救援队即将到来的讯息,却在不久后迎来了大变天。

    他们一直没发现,在他们所踩着的土地下是一个精密的地下实验室,而这次灾祸的起因,便是实验室研究的那只异生兽生命力远超他们的预计,意外的觉醒了,从而导致了兽潮。

    这一个等待时机的怪物恢复足够的元气之后,破土而出,在距离他们不足一千米处扎根,那是一只国级的植物科异生兽,拥有摧毁一个普通国家的实力。

    破土而出便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养分,异生兽并不是没有智能的,越是高级的异生兽,所拥有的智能也就越高。他明白自己之后所要面对人类的围剿,要想活下去他必须要养分,这些养分自然包括了人类,从地下的根系制造了巨大的植物壁垒,他兼具植物与动物的特征,猩红的巨大树枝形成包围场,封锁了其中的人类避难所。

    距离他如此之近的这个避难所自然难逃一劫。

    避难所被突然生出的树枝攻击,其中不少的人员都负了伤,他们都明白坐以待毙最后面临的只有死亡,作为人群之中唯一与大规模异生兽战斗过的人,同时是这个避难所的守护者,年迈的唐洪决定只身前往核心区一探究竟。

    清识看着这一位老人毅然决然地穿上了战斗服,他可以肯定地说他是这些天最了解这一位老人的人,作为青壮年虽然具体的超能力还不清楚,但是他的异能水平还是很不错的,能够操作一些只有凭借异能才能运作的工具,自然而然被唐洪选做了下手,起初的害怕到最后的心甘情愿,甚至让他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我想跟着去!”这是清识看见唐洪一个人穿战斗服时,他主动找到唐洪说的一句简短而有力的话语。

    唐洪则是沉思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

    在屏幕外看着的秦满还是比较倾心与清识的勇气,心里想到:要来了吗?秦满手托着下巴,通过科技和超能力,他们对清识进行了催眠,同时将其脑海中所梦见的画面投影到电子屏幕上。此时他独自的观测着清识的梦境,探寻着绯云市事件最后的终末,现在正是清识与唐洪一同前去歼灭异生兽的开端。

    之后的内容是清识和唐洪在一堆棕红色的树枝中探索,最后找到了他们的对手,植物系国级异生兽深红之种,他的本体是一个种子,在不断地成长过程中最后成为巨大的树,可以摧毁一个普通国家的树形态异生兽。

    此时的异生兽从他的树干中脱离,一个皮肤是木质花纹,皮肤棕红带着黑色的斑点,树叶般的服饰遍布全身,头发如同猩红的荆棘一般。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前来的人类,如同恶魔观赏提着的木偶般,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毫无疑问,战斗几乎是碾压的,唐洪与清识完全被追着打,一丝一毫反手的机会都没有,最终唐洪为了保护清识,将脚部受伤的清识推出了袭来的树枝,而他最终死在了冲向他们的树枝上,那一根树枝贯穿唐洪的身体,鲜血滴在了清识的脸上。

    画面是无声的,可以看见唐洪的嘴迅速的动着,在快速的说话,看得秦满心头一紧,托住下巴的手终究放了下来,这一场斗争根本是不对等的,早已经知道的结局还是有些让人伤感,这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还是值得人称赞尊敬,此时的秦满端坐,看着屏幕,在满心怀着敬畏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那转机或许就要到了吧?

    清识死死地看向了唐洪的方向,稚嫩的双眼变得空洞,秦满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仿佛在说着什么,秦满没有经历过专门的训练,只能凭借生活中的一些经历来判断说得什么,“把力量借给我!”

    国级异生兽抬起了他的手,毫无疑问他知道这两个人类之中。唐洪对他的危险更大,但在蓝鲸面前蚂蚁与蚜虫也是没有任何区别。或许唐洪曾经异常强大,但人类的寿命终究是有限的,年老带来的实力衰退,同时应该还有其他原因。

    树枝再一次向着清识袭来,而清识的身体却变得非常的灵活,腿上的伤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可以依稀的看见清识的腿上竟然在快速的恢复,这种恢复能力连动物系超能力都略逊一筹。清识连续躲开了几次攻击,此时的他眼神中没有了原本的稚嫩,取而代之的确实一股蔑视的神情。

    如果不出秦满所料,当时不断增强的疑似飞升者信号就便是此时开始的,而拥有这股诡异力量的人便是眼前的清识。

    异生兽的攻击再次袭来,袭来的方向是清识的右侧,清识的瞳孔泛着一丝黄光,伸出右手,一个光影闪过,以他的掌心为中心,方块状的物体扩张,很快形成了一个数以百计的盾型团,他的双手微微张开再迅速一握,方块状物体被染上了颜色,线条开始变化,刹那间一面坚固而充满威严的盾牌便生成了,上面有着一直巨兽的头,张开着血盆大口,树枝打在盾牌上便被死死地牵制住,之后这面盾牌泛着金光,那一股能量迸发出来,沿着根系将树枝摧毁。

    异生兽见一次攻击不奏效,又连续发动了几次攻击,清识的手在空中挥舞,方块状物体遍布他的周围,在树枝即将将他绞杀的刹那化为了盾牌,护住了他,同时那个能力再次迸发,以相同的方式摧毁了树枝。

    眼见攻击不奏效,异生兽的腿竟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秦满算了一下时间,从唐洪牺牲到现在,时间差不多跟得上疑似飞升者异能信号达到第一阶段。

    还有一点是十分值得可疑的地方。

    异生兽对于人类的攻击性是来源于地球意志那如同根源一般,他们的存在便是消除地球的癌细胞人类,所以他们对抗人类从不后退。

    此时这个异生兽后退了,他也清楚地明白此时眼前的清识所展现的异能是比他更加强大的存在,同时不仅仅是单纯的人类异能,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飞升者!

    人类曾经简单地给异生兽进行了分级,士兵级,将级,领主级,王级,国级,此时眼前的这个异生兽便是强大的国级异生兽,在他之上分别是海陆空的霸王,属于同一战力阶级,但被细分为了大陆级和瀚海级还有天穹级,还有存在于古文明典籍中的行星级。

    飞升者毕竟是人类“进化”而成的,被单独划了出来,并没有算作异生兽。除去在现代还没有出现的行星级,飞升者的实力是超越了异生兽的,即使是他的眷属使徒的实力也跟海陆空的霸王不相上下。

    对比国级异生兽,普通人类就是xx峡谷里的小兵,国级异生兽就是大后期六神的大c,飞升者嘛那就一定是泉水。

    记得当时监测的时候,这个疑似飞升者的异能比起那个异生兽仅仅是略强,但此时的表现却如同碾压一般。

    然后意外发生了,原本蔑视地看向异生兽的清识突然捂住了头,此时令人诧异的诡异场面便发生了,双眼左边是人类的黑色瞳孔,右边则是仿佛看穿一切的金黄瞳孔。

    清识在原地开始了挣扎,异生兽见此良机也不管什么武德不武德了,四处的树枝死死地包围了清识,以清识为中心的他们开始辐合,痛苦挣扎的清识如同即将被火红树枝烧死一般。

    而当死兆星即将降临在清识的头顶,一瞬间,他的双瞳又彻底的变回了金色,如同当时观测一般,异能突然地就强化了。

    清识到达了第二阶段也是当时信号显示的最大值。

    他的右手握拳,之后伸出中指与无名指,金色的方块异常的小却如星空般数量庞大,最终汇聚为剑的形状,化为了一把光芒之剑,之后剑的光芒瞬间照射四方,树枝在接触的一刹那化为了齑粉。

    光芒闪过之后,光剑露出了他的真容,那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对东方大陆神话有所了解的人便明白这剑何名。

    “轩……辕剑!?”秦满发出了惊异的声音,这一幕并不为他们之前所知,如果他猜测得不错,清识的能力便于创造挂钩,同时又与意识有关,凭借意识创造神话中的武器吗?那么跟第一位飞升者的能力……差不多重复了。

    画面中,清识紧握“轩辕剑”,轻轻一挥,原本硬度堪比钻石的树枝便被轻松地切开。

    清识右脚重重地踏在了地上,脚下的岩石崩裂开来,最终汇聚为一个岩石而成的“龙车”,前方由六条龙牵引。

    “六龙拉车?”东方大陆神话中的太阳神羲和便是驾以六龙,又是根据神话传说制造吗?秦满如此的想着。

    六龙狰狞的瞳孔看向了此处唯一的敌人,异生兽露出了恐惧的面庞,六龙奔出,所到之处的树枝化为了灰烬,它们分工明确咬住了异生兽的四肢与肩部两侧,在天空之中飞舞,清识走到了龙车的最前方,如同神明对不敬之人降下神罚一般,挥舞着那柄传说中的武器砍了下去,将异生兽的身体一分为二,切割处散发出灼目的光辉,将其点燃,化为了灰烬。

    四周的树枝也如同树倒猢狲散,纷纷掉落到大地,化为了尘泥被土地吸收,成为了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