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庭院深深深几许(四)

【BL】CP派对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布幔缓缓的降了下来,渚红的色彩,添增了一丝的喜气,於背後的无奈,无人知晓的悲哀,被这红,衬得一无反顾的决绝。

    再次掀起时,以伫立了一个少年,看那身型,分明仅十二三岁,身著一袭黑色单衣,衬得肤色雪白。观其面,宛若被上天镂刻的凌厉凤眸,少见的冰蓝色双眸渗透著一股惊人的冰寒,犹如极地之雪,透凉而漠然。脸型还有著种未长成的少年特有的圆润,一头好似猫毛的柔顺黑短发,在这年代中,实在是少见。

    少年的脸蛋俊秀是俊秀,美貌是美貌,却未尝比得过刚刚立於台上的女孩。但这少年浑身散发著一种与身俱来的霸气,淡雅,和一种难以言喻的释然,又夹杂著一股鲜血的味,纯净透然之时,又身具邪媚黑暗之气。

    好些人惊呆了,被那双眼,攫获之时,宛若被压制的猎物,恐惧在心里横冲直撞,却又移不开视线,只得愣神的观看,狩猎者的美丽身姿。

    山本武一见他,眼一眯,对著旁边的小厮道∶「我要他,买下来。」熟悉,异常的熟悉,虽然现在有些想不起来,但他相信,他一定在哪见过这个少年┅┅快阿,快想起来,快┅┅

    看他的样子,小时候应该是身长在很不错的家庭,才会身具如此傲气,而且还长的这般貌美,他若有见过,一定会有印象的,但为何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呢?

    「蛤?少爷┅┅可是您今天带的银子┅┅」应该不够吧?望著台上的少年,肯定不够的吧?

    这时,立於台旁的嬷嬷道∶「此名少年名云雀,於十岁稚龄之时被卖进天阙,起标价也为一百两银子,价高者得。」

    「五百两银子。」一开口,便是不可企得的高价,全场人目瞪口呆的望向刚刚说天价的少年身上。只见少年一脸悠然自得的样子,彷佛他刚刚说的只是五两银子,而不是天价般的五百两。

    「六百两。」

    「六百五十两。」

    「七百两。」

    「八百两。」

    或许是因为起价高的缘故,这次的竞争比起刚才,更上了一层台阶,云雀见此,虽不屑下方的人宛若抢食的举动,但他却扬起了头,看向了立於高抬之上的白发男子。

    「一千五百两。」

    「两千两。」终於,两千俩的价格让所有人为之却步,比之刚刚的少女,整整高了一倍的价格,这已经不是天价了,根本是不可能的价钱。搞清楚,他们卖的可不是哪国的公主,而只是一个少年而已。

    「很好,那麽云雀就由这位公子所标得,今日的拍卖到此结束,请各位客人们好好享受今夜吧。」

    「我见过你的吧┅┅?」一定见过的,於哪日夜黑风高之时,肯定有被这双凌厉的漂亮凤眼扫视而过,那种视线从皮肤上滑过去的冷然之感,肯定有过的。

    云雀望著这个标下他的少年,不发一语,冷然的看著。

    「好歹说句话吧?我也是花了不少钱标下你的阿,话说你怎麽这麽贵啊?刚刚那个可爱的女孩也没你这麽贵的说┅┅」少年就这麽毫无防备的倒在自己的面前,一句话也不说的只是一直盯著自己看,气氛很尴尬阿这样,害得他只好一直傻笑。

    「你好吵。」───喂喂。

    「你是叫云雀没错吧?」

    「哼。」

    「这是你的初夜?」

    「废话。」不是初夜哪能卖出这麽高的价?

    「这麽说起来,我有幸当你第一个恩客?」忍耐不下去,开始说些胡话,不然一直待著也真的很无聊阿。

    只见云雀的肩膀抖了一下,转头望向他,直勾勾的看著,过了半倘,才抿起嘴道∶「别想。」

    如果阿,他只是说如果,现在在这里的事那个金发男人就好了呢┅┅起码比较熟悉。虽然这个少年是有见过一次,但终归只是陌生人罢了。

    「好啦好啦,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嘛,这样好像我在欺负你耶,云┅┅雀┅┅」彷佛,突然顿悟什麽般似的大叫∶「云雀,你是云雀恭弥对吧?云雀宰相的儿子是吧?」站了起来,像想到了很难的谜题般雀跃的大叫∶「对阿,我就说我一定见过你的嘛,原来阿┅┅」

    他转头,看向一丁点也没被他吓到的云雀道∶「云雀你早就认出我了?」言语中颇为不敢置信。

    「哼。」又一声的冷哼,彷佛在嘲弄他的记性般。

    「阿拉,你既然记得的话就早点说阿┅┅害我还在那里想半天。」有些懊恼的笑著搔了搔头的山本,对著他露出了一个颇为傻气的笑容。

    「不记得就算了。」当真,不记得就算了。

    ┅┅那天,山本什麽都没做,拉著他,闲话家长了很久很久,最後还哭出了声。当然,是山本哭了┅┅一边哭,一边道∶「没关系的,云雀,他们都不要你了,还有我陪你阿┅┅一定会陪著你的。」

    少年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麽话,纯粹只是听了云雀的灭族史,对於这麽个见过一面的男孩感到心有戚戚焉罢了,他怎麽会忘记的呢?

    ───那个站在樱树下,飘然若飞的少年。

    「白痴。」或许这时,云雀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轻浅的弧度,谁知道呢?反正没有人看到就是了。

    「哈┅┅哈┅┅乌┅┅恩恩┅┅阿┅┅」重重的喘息声,云雀扯动著自己被缚住的双手,试图扯烂纠缠著双手的丝绸,但显然,这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那人的身体没有丝毫空隙的贴在自己身上,吻上了自己轻颤的眼睫、挺俏的鼻尖、微张的嘴唇,用力的撕咬著,直到溢出的喘息声和鲜血太过浓郁了为止。单手压上了轻柔的黑发,挑衅似的用另一苹手扬起了自己的头,逼迫自己看著他的脸。

    啃咬著自己的脖子,印上了鲜红的印记,属於陌生气息的印记。

    ───而雀,是种,一但沾染了人类的气息,便再也不能翱翔的鸟。

    那麽用力的挞伐,猛烈摇动的下半身,靡烂的低吼,太过煽情的喘息,他早已没办法做任何的抵抗,手和脚都被牢牢的绑著,真正的承受著,所谓成长的痛苦。内脏彷佛快被缴烂般,臀办早就已经没有知觉得红肿,身上到处都是血痕,所谓的爱抚,终究只是恋人的游戏,而他,现在已经┅┅是个工具罢了。

    他的初夜,终究还是在山本离开的第二天,被某个人买下了,狠狠的,三天,不能起床的日子,他想┅┅大概会永远记得的吧。

    只是,从头到尾,即便身体被强劲的力道给贯穿,痛到眼睛都流出了生理食盐水,或者是那男人的硕大,硬是顶著自己的柔软咽喉,让自己几欲呕吐的羞辱感,他都没有叫苦,没有叫痛,他那时候知道的一件事,不,或者是更早之前,就知道的。

    ───即便呼救,也不会有人来。

    一切的一切,只能够靠自己而已。那夜,直到昏过去又醒来,又昏过去前,没有吐出丝毫的求饶,连呻吟声也尽量压抑住,那麽倔强又无力的抵抗著,守护著,他不容许任何人踏入的领地,属於他云雀恭弥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