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二百五十五章 梦

江湖唯一玩家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本也不是来修炼的,乔渊就干脆靠着墨玉梅花树往地上一坐。

    周围也没人,乔渊直接掏出了先前曦池给她的明玉神功修炼心得,看是早就看完了,没看两眼乔渊又给收了起来。

    乔渊就靠着花树思考,如今自己无法突破到底是因为什么,还欠缺了什么。

    想要将明玉神功突破到第七层,显然现在是无法依靠游戏面板这个外挂了,那么完全依靠自己的话,自己究竟需要多久才能突破?

    这是个问题。

    要说对于明玉神功的理解,虽然以前都是依靠外挂,但一切的信息都是在她脑子里的,并不欠缺什么啊。

    她现在就隐隐感觉自己还差那么一丝丝就能够突破了,却又不知道差了什么。

    乔渊十分苦恼,她现在已经两大古谱在手,虽然血海魔刀录还没开始修,但古谱花神也是极其强力的,需要反而是更高层的内功了。

    冥思苦想无果,曦池也没说让自己在水月洞天待多久,乔渊也不敢轻易出去。

    还好现在不知咋回事,御寒能力似乎进一步提升了,待了许久也没感觉冷。

    论时间修为比自己高的烟迟都该出去缓缓了,自己还是啥感觉没有,估摸着,曦池宫里那寒玉床自己现在也能睡睡了。

    时间久了,乔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人。

    梦境之中,风景秀美,遍地青翠绿荫,夹杂着不知名的野花。

    望去又有花树无数,枝头满是粉嫩盛开的花朵,乔渊除了墨玉梅花,其余粉色的一概分不清到底是梅花还是桃花。

    有一女子白衣胜雪,长发如墨,却又看不清容颜,静立于花树下,其身边花瓣飘然落下,画面看着是美轮美奂。

    这画面乔渊感觉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在梦境之中,思维好似没那么灵活,想不起来。

    随后便见那白衣女子于飘忽花瓣间翩然起舞,是舞也不是舞,乔渊一眼便认出了那是花神七式。

    并且不止是花神七式,明玉神功与花神七式本就相辅相成,乔渊也感知到了明玉神功的存在。

    随着女子招式间的动作越来越快,原本平和的气息开始渐渐变得锋锐。

    周遭的花瓣随着招式间的气劲被席卷而起,伴着天边如火如血般的的夕阳落日,只觉危险无比,却又觉一舞惊鸿。

    乔渊还是疑惑的很,这个画面感觉无比熟悉,可那人却陌生的紧,可又感觉这是自己认识的人才对。

    很快她又想不了那么多了,看着这个画面,隐约间似乎又有些明悟。

    一种难以名状得到感觉萦绕在心头,身体里的力量受到了牵引一般。

    本是画外之人的乔渊,不知何时已经立于花树之下,明玉神功开始运转,抬起手,自然而然便是花神七式出手。

    乔渊似是仿照着另一人的动作,又好似在与其共舞,花神七式的招式看起来,着实是一段优雅又藏着危险的舞蹈。

    而乔渊眼中,却看到了自己身体之内,那流淌过经脉之间,诞生于明玉神功的内息。

    双臂伸展,衣袂飞舞,凌厉的内劲带着花瓣于空中相撞,一招神鬼莫敌作为收尾,乔渊停了下来。

    对面的人似乎出现了变化,身形看着熟悉了许多,模糊的面容一点点变得清晰。

    “乔渊,醒醒!”

    没等乔渊看清楚,一声呼唤响起在耳边,那可是乔渊无比熟悉的声音,当即一个激灵便惊醒了,只可惜终究没看清楚人。

    “师父。”乔渊下意识脖子一缩,忙不迭的起来规规矩矩站好,怂,依旧是怂。

    曦池叫她来水月洞天静心,结果静的都睡过去了,不会又挨打吧?

    不过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曦池,乔渊终于想起来,梦境中的画面是怎么回事了。

    那是玩九阴真经游戏的时候,一段自己看过不知多少遍的视频,是当年天下变资料片出来的时候,属于移花宫的一段剧情片。

    梦中人影陌生又熟悉,熟悉是因为看过无数遍,那人就是曦池,陌生是因为那是游戏里的曦池。

    早已熟悉这个真实世界的曦池,与游戏之中的,终究是不一样的,所以陌生。

    这会乔渊也不可惜了,她不需要看清楚梦境中人的面容了,本人就在眼前,管那个梦做什么。

    就是……被揍多了的缘故吗,居然梦见曦池了!

    “睡得挺香,不冷?”曦池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乔渊,能在水月洞天睡着,也是本事,她是不是也可以给乔渊安排一张寒玉床了?

    “等一下。”乔渊却是胆大包天的一摊手,随后便原地坐下,闭目修炼。

    曦池眸光微动,略微后退了两步,惊疑不定的看着乔渊。

    乔渊周身的气息在一点点变化,时而锋锐时而平和。

    须臾,乔渊猛然起身,在墨玉梅花树下,如梦中一般,花神七式再度出手。

    劲风扑面,曦池的双眼微微瞪大了些许,眼看着乔渊在花神七式的各招式切换间,气势逐步攀升。

    “这是?”负责在水月洞天养护墨玉梅花的莲芳发现这边的动静,出现在曦池身边,什么情况一目了然,让她不由露出了惊叹之色,“后生可畏。”

    曦池格外沉默,如乔渊在梦境中所感受到的熟悉,这一幕,曦池也同样熟悉,她当年,明玉神功也是如这般突破的。

    此番看来,她当初的决定果然没错。

    决定亲自培养乔渊,并不是想要乔渊超越烟迟成为新的少主,而是想要她们像自己与夙絮一般。

    乔渊是有几分像自己的。

    只可惜其中有些意外,乔渊这人,对于不在意的事与物,如过眼云烟,可对一些她内心在意的,却又执念极深。

    看似惜命,却时常会做些赌命之事,一个十分矛盾的人。

    若非如此,乔渊就是自己最好的继任者。

    “我成功突破了。”神鬼莫敌招尽收势,乔渊展颜开怀一笑,第一时间向曦池分享。

    下一刻,她又注意到了身周的狼藉,面色一僵,再度怂了起来。

    完蛋,这墨玉梅花树让她给霍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