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网骗被破防

LOL上单女魔王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wx.com

    鲁洋上错车被乱枪打倒又被车子淘汰,一连串的操作让两个直播间的观众笑个半死,好在鲁洋还可以继续做盒子指挥官。

    “兄弟你们两不厚道啊,带着妹子就跑都不救我。”鲁洋幽怨道。

    一号乐不可支:“真不是兄弟不救你,你直接上了别人的賊车,我们咋办嘛。”

    二号:“哈哈哈哈哈哈。”

    剩下三人到了物资区开始捡东西,余徽全程用霓虹语和两个水友磕磕绊绊的聊天,别看这两货英语渣,霓虹语竟然能连蒙带猜的听懂大半,在加上鲁洋也会点帮忙翻译,聊的像模像样的。

    鲁洋:“小妹妹,你会说中文嘛?”

    “你可以教我嘛?~”

    “那我教你哈,我会一点。”

    “斯国一内~”

    “你好”

    “泥嚎~”

    一号:“你好”

    二号:“你好你好”

    “泥嚎”

    鲁洋:“是你好”

    “你好”

    “欸对对对!”

    余徽:“那我也会亿点点中文内,比如说,icansay………敲里吗~”

    “噗!”

    “咳咳咳”

    “哈哈哈哈欸来人了!”

    房区里顿时枪声响成一片,二号直接就被打死,余徽赶紧回去和一号汇合解决掉了一队人:“行就豆!为什么死掉惹。非常抱歉,我的错!”

    二号:“没事没事和你没关系。”

    余徽:“我喜欢china,chinese真的超厉害。”

    鲁洋:“我喜欢霓虹~”

    余徽:“真的吗?”

    鲁洋:“真的哦”

    余徽:“……”

    鲁洋:“卡哇伊,我最喜欢霓虹人了。”

    余霜直播间内的众人顿时笑成一片:

    “哈哈哈这商业互吹六六六”

    “最喜欢霓虹人?暗示?”

    “?亚丝娜!危!”

    “嗳!?真的吗,谢谢你的夸奖,我也最喜欢中国人惹。”

    鲁洋听着这软糯甜的声音顿觉自己大脑有些缺氧晕晕乎乎的,感觉鼻子有些痒下意识的摸了摸,低头一看居然是血!

    吓得他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清理掉身上的鼻血,他不好意思的坐回在电脑面前,让这么多观众看到他的窘态,弹幕他都不敢看了。

    “哈哈哈哈!听声音竟然能流鼻血,洋子火气这么大的?”

    “流鼻血而已,老洋没必要这么尴尬,我理解你。”

    “卧槽楼上你也流了?不过有一说一,刚才那声嗳差点就给我送走了,实在是太甜了,顶不住!”

    “什么叫你也?难道你……?”

    “你们立刻马上!速速把在我家按的监控拆了!”

    “拆鸡毛啊,我这么问是因为我也流了。”

    “阿这……”

    余霜直播间的观众也被余徽的这声嗳给萌翻了,说实话,要不是一直知道她是lpl在册的职业选手,他们真的会怀疑余徽是不是就是霓虹国人,实在是说的太标准了,熟练的助词使用就像是霓虹动漫里的可爱女主一样。

    今天的直播算是让余徽揭开了她以往神秘的面纱,显得更真实更可爱,而且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余徽英语和霓虹语都说的这么好,就像个挖掘不完的宝藏一样时不时就有惊喜。

    “卧槽!有老阴币!”

    等到余徽听到枪声的时候在附近跑毒的一号水友已经被伏地魔akm击倒补掉,在他拉枪线要扫射余徽的时候余徽拿起手中的四倍镜98k瞬间开镜“啪!”直接将他爆头淘汰。

    “卧槽,这一枪有点帅啊!”

    “瞬狙?!秀啊亚丝娜。”

    “我没发现他,斯密马赛!”

    余徽的语气十分愧疚,听的水友都不好意思了:

    “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关你的事。no斯密马赛。”

    余徽:“……嗨,我知道了,谢谢你。”

    舔了两个人的包后余徽装备算是凑齐了,一把akm和98k三级头三级包二级甲和一大堆药品,安全区一直往另外半边缩,所以药品不够可能会被后面再次加强的毒烟毒死。

    就在几人围着余徽找话题聊天的时候,余徽听到了附近有车的声音过来,趴在草地上暗中观察,一辆敞篷吉普车停在房区路口三个人下车就冲了进去,应该是四人的,估计有一个可能是被打死了。

    鲁洋要素察觉:“特码的就是他们把我撞死的!我还记得其中两个人的id!小妹妹上去丢雷炸死他们!”

    “别别别,这样太危险了,就剩妹妹一个人怎么打三个?”

    余徽悄咪咪的给自己打了针肾上腺素,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车边上车打火启动一气呵成,一溜烟的开走了。

    听到引擎声的正在搜刮的几人也反应了过来,冲出房间对着吉普车就是一顿扫射:

    “卧槽有人偷车!!”

    “妈的有伏地魔偷车!快打他!”

    噼里啪啦的子弹被余徽蛇皮走位躲开大半冒着白烟成功跑路,节目效果瞬间爆炸:

    “哈哈哈哈哈!开了车就跑!”

    “666,一枪未开决胜千里之外。”

    “nice!”

    队伍语音里也是充斥着欢快的笑声,余徽每次路过一辆车就换,在把之前的打坏四个轮子,后面三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余徽基本上就是乱玩,等冲出毒区的时候还成功在万军丛中用吉普车接住了落下的空投扬长而去,一路上子弹撞击钢板的声音不绝于耳,在空投箱里摸出来了吉利服和AWM八倍镜,背着双狙直接在圈重心找到个山头居高临下对着房区开始做伏地魔卡别人的圈。

    鲁洋:“哈哈哈小妹妹你这样是坏女人?”

    余徽直接装听不懂:“啊?什么?”

    鲁洋“坏女人,女人的意思,还有男人,就是性别的意思。”

    余徽“囊人?”

    鲁洋“男人!”

    余徽“囊人?”

    鲁洋:“哈哈哈哈!男朋友!”

    余徽:“囊朋友?好难鸭~”

    每一个跑毒过来的玩家都被余徽两枪抬走,开车的就先打驾驶员然后在点杀,就在两个直播间都一片惊叹的以为余徽能够单人吃鸡的时候,天降轰炸区精准导弹直接把余徽所在的山头洗了一遍,只剩下一个冒着绿烟的盒子。

    “哈哈哈哈哈!!天降正义!”

    “亚白伊……我不玩了,你们玩吧。我姐叫我吃饭了~有时间在一起玩不要太想我哦~”

    余徽前半段用的霓虹语,后半段直接说的普通话。

    鲁洋直接就懵了:哈哈哈嘎……

    不要啊,卧槽……

    两个水友一看余徽自爆也不忍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听到两人的猪叫声鲁洋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特么是被网骗给骗了……

    他的直播间里也是蚌埠住:

    “哈哈哈哈哈一个专门网骗的主播被别人给网骗了,节目效果爆炸哈哈哈。”

    “网骗届的耻辱好家伙。”

    “实话实说洋子这是不是你请人做得节目效果啊?”

    鲁洋也不看弹幕,抱着自己的头陷入自闭:

    “呜呜呜呜我的爱情,没了,伤害辣么大呜呜呜……”

    “心疼geigei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ω?)hiahiahia”

    看着呜呜咽咽的鲁洋直播间更是瞬间爆炸笑成一片,网骗被网骗破防,太搞笑了。